烤包

生无可恋的被催谈恋爱的老阿姨。

【佐三】 silver city 17

甜甜甜甜甜!就喜欢这种甜到爆炸的

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长时间摸鱼后回归正轨,捧上久违的更新


*这是一颗深水炸弹,甜到齁


*甜到齁,甜到齁,甜到齁




17.


随着夜幕的完全降临,灯火如同坠落的星光一般,整个城市被染上了一层银色的光圈。在灯光能照到的地方人们一辈子安分守己地过着他们看似平淡无奇的生活;然而有一些地方从未有过灯光,从上空望去只是一条黑色的线。


三好在这条“线”上跑着,天空已经开始飘雪,夜风击打在脸上,混着新鲜血液的腥味。四周黯淡无光,他行走在这个城市最破败的地方之一,伤口因失血和低温麻木,眼前没有目标,只能朝着未知的尽头迈开脚步奔跑。


身边安静得反常,三好清晰地听见脚步击打在开裂的水泥地上微弱的摩擦声,西南方向就是他的终点。


就要到达F5通道的尽头,拐角处一盏即将熄灭的路灯仄歪着,三好靠着墙壁摸过去。


然而近乎全黑的巷子里,有人在他试图绕过转角时伸手扯过他的衣角,他下意识地转身向其劈过一个手刀,不料对方推出手背挡住了他的一击,把他快速伸出的手掌推了回来。


“啧,别用这么大的劲。”一个他熟悉的声音。


在模糊的灯光下,对面的两个人扯下头上的兜帽。三好看见两双眼睛朝他瞪着,瞳仁里闪着光。


“波多野,实井?”他压低自己的声音,一半是为了隐蔽,另一半是因为失血和体力不支。


“风组的人准备在这里堵你。”实井把三好往拐角对面推,结果沾了满手的血。


“你后面的人是怎么回事?”波多野把自己藏在阴影里,提出了一个三好无法立即回答的问题。


这件事不可能永远瞒着他们,三好顿了顿,准备开口,被贴着墙壁的实井用食指按住了微张的双唇:“别说话,有人来了。”


窸窸窣窣声由远到近,拐角处根本没有可以掩藏自己的地方,三个人完全暴露在了对方的强光手电下。


“找到三个啊。”风户被从警局里保释出来后,脱了西装外套就直接追上,“你们知道站在你们面前的是什么东西吗。”


他咬着牙,挤出这样一个充满恶意的词。


“你们的三好根本不是人类。”


三好捕捉到了从实井和波多野眼中一闪而过的错愕。然而就在下一秒,他们就毫不犹豫地联手摔出了一个试图接近他们的黑衣人。


“跑!”波多野拧断其中一人的手臂,伴随着骨头碎裂的声响,他对三好吼出这样一句。


声音里没有怀疑。


三好闭上眼睛,遵循血液中的本能,悬臂压肘,扯开包围圈的一角向前方跑去。


又是一段没有光亮的路,脚步愈发沉重,他从来没有如此狼狈过,但也从来没有如此坚定过。要捍卫的不仅是自己的自由和生命,而是自己作为一个有意志的“人”存在的意义。


就像他曾经说过的,他要为了自己,为了那些人活着。


很快这条路就要走到尽头,他会完全暴露在风组,和他在广场上遇到的追踪者眼中。


没有退路,只能前进。


他朝前踏出一步,脚尖迈入灯光下银白的积雪中。


随后一阵机车在风中咆哮的声音,他身体随之微微一僵。


“上车!”越野摩托上的佐久间伸手丢给他后座上的头盔,他反手接住,双眼微微发涩,但是嘴角无意间向上扬了几度。


坐上机车后座,佐久间拧了两下车把,马达声轰鸣。佐久间转过身来叮嘱:“坐稳了,抓牢我。”,他居然难得地手足无措,最后揪住了他的两侧衣摆。


机车启动,以电光火石的速度蹿出去。三好听着耳边猎猎的风声,这绝对是他这一个月来过得最迷糊的一刻,但同时也是扫除心头淤积已久的悒郁后最为舒畅的一刻。


很快后视镜里就出现了那些包抄上来的追兵,佐久间加大马力一个急转弯。三好试着把身体往前倾,贴上他的后背,凑到他耳边。本市的大街小巷都被他映入脑海中,结合佐久间的反侦查意识,他们完全可以把身后的人都甩掉:“下个路口右拐,再左拐。”


机车在城区里左突右进来回盘旋,硬生生地晃晕了身后的一大批追兵。


最后在离家一站路的一个小巷内,两人一个急弯后双双跳下车,越野摩托车撞进堆放的垃圾中,车身歪倒,但车轮还在转动。


“不要它了。”


从佐久间口袋里掉落出的手机屏幕面朝上落在地面,聊天频道里有几条未读信息。波多野和实井已经脱险了,事实上如果不是波多野拦着,实井现在估计已经把对面的一个人生生勒死。小田切刚把他们从警局里保释出来,两个人受了点轻伤,正在去医院的路上。


在此之后是频道上是大段的空白。


“他们知道为什么有人追我吗?”三好沿着墙角坐下,扯出围巾准备包扎伤口。脑海里回响起方才那句“你根本不是人类”,摇着头轻轻笑出了声。


“我没告诉他们。”他听见身旁佐久间的声音里带着沙哑。


慢慢停下手中的动作,三好抬起头看了看落着雪的天空,深吸一口气后侧过身从佐久间手里接过手机:“你应该告诉他们的。”


他们都知道,这个因自己而起的谎言不可能隐瞒一辈子。


指间带着干涸的血迹,平静地在屏幕上敲击。一条长消息发送了出去,三好的发尾上落了一层薄雪。佐久间一直没说话,偏过头静静地看着,呼出一阵阵水汽。朦胧的雾气后,他看到三好用一贯的冷静敲击出可以左右自己一生的消息,但此时对方在荧光屏照射下显得苍白的脸色和不经意间放大的瞳孔让他心里一阵酸。


视野中是模糊的,但又特别的真实。


三好真的累了,他只是个普通人而已。


佐久间看不下去了。他不知道为什么,出于本能近乎冲动地抓住三好的手,姿势坚硬决绝,就算一把刀砍下去也不会松开。从三好手中滑脱的手机在雪地上无声地砸出一个浅浅的坑。


“结城教授找过我了,我都知道。”他往三好旁边移了些,皱了皱眉,看着三好的眼睛。两个人靠得很近,低下头来,呼吸声缠在一起。


三好把头抬起来,目光一如往常,眼波里甚至带笑:“所以呢?你明白你现在在做的事情有多危险吗?”他摇摇头,很想笑,但气流摩擦过喉咙只发出一声轻哼。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人回答,三好无聊地伸出手去接天上的落雪:“我想过,把你们都卷进来是不公平的。”


“结城教授走之后我思考了很多天,很认真地做出了权衡,”佐久间在大段的沉默之后开口,他又把三好往自己旁边拉,对方也没反抗,因为实在是太冷了,况且身边只有这么个热源,“那天我本来想请你吃饭的,我想借那个机会……我想和你在一起。”


他说得特别认真,每一个字节都吐得清晰得不得了,三好听见后真的噗嗤笑出了声。


“你认真的?那我问你,假如你一开始就知道我是人工智能,你还会这样吗?”


和三好很早之前那种隐约的感觉相符。这种感觉很奇怪,像是喝下了一杯烈酒,烧得人咽喉一阵刺痛。但他压住自己心里的其余波动,向佐久间抛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这是个难以回答的问题,三好有把握他能让佐久间瞠目结舌。


如果佐久间一开始就知道真相,也许他能像对待正常人一样对待他,但他绝不可能对自己产生什么特殊的感情。他不是不明白佐久间的意思,也知道一切都不是自己的错,但他不能自私地把佐久间的生活和自己的捆绑在一起。


“没有假如,事件已经发生了,对一个既定事实假设没有意义。”


三好张口,还想说什么,被佐久间打断:“我已经被卷进来了,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还有结城教授,D组的人,只要你开口,只要是我们能做的,我们绝不会说不。”


“所以请不要问我这样的问题。”


佐久间给出了自己的答复。


请让我,让我们和你一起面对所有的事情。


三好的瞳仁因为惊讶微微收缩。


他在这一个月里想过的,从来都是自己一个人要如何面对这些事情。


一起,多么陌生又让人欣喜的词汇。


还未反应过来,随即让他更惊讶的事情发生了。他看着佐久间凑过来,呼出的热气让他的眼前笼上一层白雾,而他竟然没有闪躲,他们的鼻尖碰在了一起。


三好貌似知道佐久间要做什么了。


本能地想把对方推开,但他却不受控制地迎了上去。他先是觉得一阵刺痛,因为佐久间的牙齿径直磕上了他的。但随后,他就感到唇上一阵柔软的触感。不自主地闭上双眼,眼睫擦过对方的皮肤,对方的胡渣蹭过自己的脸颊。


三好觉得自己像溺水的人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抓住佐久间的衣领。


这是人类出于本能的,示爱的行为。


内心那块不曾触及的地方不再休眠。


四周都是冷的,只有彼此带着温热的水汽,他们相拥,然后亲吻。


时间似乎静止,身旁只有对方喘息的声音和簌簌的落雪声。分开时唇间牵出一条透明的线,他们的头顶落了一指厚的雪花。


佐久间和他额头相靠,十指相扣,投来近乎虔诚的目光。


他说:“和我回家吧。”


TBC. 感谢你读到这里 :)


        快来表扬我







评论

热度(72)

  1. 瓶中观世小白菜立志笑出八块腹肌 转载了此文字